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上海卫康光学眼镜有限公司 > 正文阅读

惠而浦和国美闹翻了!双方各执一词还牵扯到了格兰仕……

发表日期:2022-05-10 06:39  作者:admin  浏览:

  4月25日晚间,惠而浦(600983)的一纸公告,在家电圈引发震动。惠而浦宣布,基于国美电器及其下属关联公司在支付货款方面未按合同执行,长期出现延迟的情况,公司决定自公告之日起终止与国美电器的商务合作。

  对此,国美电器在4月26日早间发布声明回应称,公司不存在延迟支付货款情况,而是惠而浦长期未按合同履行义务。国美电器还指出,惠而浦行为是其大股东兰仕制造出来的,“因格兰仕与公司合作过程中投入了与其经营能力不符的资源,造成尴尬局面。格兰仕为倒逼公司对其补贴不合理费用,意图通过惠而浦制造事端解决问题。”

  4月26日上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电话联系到惠而浦董秘赵林,他表示,公司方面已经关注到国美电器的声明,公司将会对此进行回应,但具体细节不便透露。

  4月26日,惠而浦收盘下跌5.28%,创下最近一年以来的新低;而国美零售(则大跌10.39%,股价已处于上市以来的历史低位。

  惠而浦在公告中指出,从2022年4月起,国美电器支付货款情况持续恶化,加上近期资本市场波动,从而导致公司管理层对国美电器未来偿付能力的判断发生重大变化。

  为防止风险继续扩大,4月24日公司致函国美电器要求其立即支付到期货款,同日国美电器回函,但就支付到期货款无明确承诺;4月25日公司再次致函国美电器重申公司的主张,同日国美电器再次回函,仍然对支付到期货款未作任何安排。

  公告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惠而浦对国美电器应收账款余额合计8710.4万元,扣除预提折让折扣(以双方实际商定后为准)后的净应收为8235.8万元。

  国美电器为惠而浦在中国市场的长期合作客户。近三年(2019年至2021年)惠而浦对国美电器的销售金额依次为1.52亿元、9812.11万元、7958.41万元,在前者销售占比分别为2.87%、1.98%、1.61%,呈逐年下滑的趋势。从当前惠而浦对国美电器应收账款余额已超过2021年总销售金额来看,国美电器的欠款时间可能已超过一年。

  惠而浦表示,将积极与国美电器协商处理终止商务合作后的相关事务,并采取相应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正常,上述事项未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公司虽然已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和公司会计政策的规定对上述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如果国美电器无法履行债务,可能会对坏账准备计提不足部分补计提坏账准备。

  据一位接近惠而浦的人士表示,惠而浦当前业务重心还是在国外市场,2021年海外业务占比接近75%;在国内市场,惠而浦不依赖国美这一渠道;同时,国美方面对支付货款的条件颇为苛刻,也会对公司经营现金流带来一定影响。

  惠而浦公告披露后,国美电器迅速作出反应,于4月26日早间发布声明。在这份声明中,国美电器指出,惠而浦公告所述情况与双方事实严重不符,公司不存在延迟支付货款情况,而是惠而浦管理混乱,长期未按合同履行应尽义务。惠而浦在双方合作中存在多项违约行为,应承担因此产生的全部责任。

  截至目前,惠而浦尚欠公司各项费用约1000万元,滞销残次品超2000万元;惠而浦怠于履行责任与义务,处理事务个人各行其是,体现其管理层没有管理好整个业务闭环,对合同断章取义,导致问题久拖不决,切实影响了与公司合作。鉴于此,国美电器认为,不存在公司单方不予结算货款的情况,随时欢迎惠而浦对账结算。

  证券时报·e公司注意到,在惠而浦公告中,也提及合计8710.4万元的应收账款余额,在扣除预提折让折扣(以双方实际商定后为准)后的净应收为8235.8万元,据此计算,惠而浦认为的预提折让折扣的金额为474.6万元,而这与国美电器给出的超3000万元的费用数字大相径庭。

  国美电器还表示,惠而浦长期未按合同约定及设定好的规划履行营销推广责任:根据合同约定,惠而浦应保证门店展台、促销人员和样机等到位,并按设定好的规划进行促销推广;但2021年以来惠而浦管理混乱,对销售人员管理松懈,空岗现象严重,资源投入浪费,服务口碑下降,导致销售下滑。

  声明还提及,惠而浦给出的数据出现了自相矛盾的说法。4月24日,国美电器多次催促惠而浦进行对账未获积极回应的情况下,惠而浦突然单方面发函要求国美立即支付货款8551.87万元,但在公告中,惠而浦主张的欠款金额却为8710.4万元。“由此可看出惠而浦内部管理不严谨,账目混乱不清。”

  声明还指出,2019年来惠而浦人事变动频繁,产品质量把控不严,问题频发,屡遭消费者投诉,这也增加了国美电器在售卖其产品的维护成本,并对国美电器造成口碑负面影响。

  “虽然惠而浦的做法让人不可接受,但公司仍一直与其积极沟通,并在合同与事实的基础上予以回应,反而惠而浦却违背事实,单方面诋毁公司名誉并单方终止合同,此行为严重违背基本商业合作规则和应有的契约精神。”国美电器表示。

  除了针对惠而浦在合作方面的回应外,国美电器在声明中还将此次事件的矛头指向了惠而浦的大股东格兰仕。

  惠而浦的前身是合肥三洋,后被美国家电巨头WhirlpoolCorporation控股收购,将其作为惠而浦这一百年国际品牌在中国的落子。2021年上半年,格兰仕对惠而浦发起要约收购,取得惠而浦51.10%的股份,自此惠而浦进入“格兰仕时代”。根据惠而浦最新发布的2022年一季报,截至2022年3月末,格兰仕合计持有惠而浦4.38亿股,占总股本的57.11%。

  国美电器指出,惠而浦此次行为实为解决格兰仕的问题。“因格兰仕与公司合作过程中投入了与其经营能力不符的资源,造成尴尬局面;格兰仕为倒逼公司对其补贴不合理费用,意图通过惠而浦制造事端解决问题,此次惠而浦行为充分说明了所有问题都是大股东格兰仕制造出来的。”

  国美电器还敦促惠而浦、格兰仕及时改正错误、澄清事实,履行合同约定,积极对账,妥善处理遗留问题,为双方可能再合作创造机会。在双方达成一致前,国美电器将积极处理库存,为终止合作做好准备;如最终未能妥善解决,国美电器将全面终止与惠而浦及格兰仕的合作,并采取法律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资料显示,格兰仕是国内目前少有的几家体量大而未上市的家电企业,长达20多年一直保持全球微波炉行业第一的位置。据《2021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报告》显示,格兰仕以营业收入246.46亿元排名464名,较前一年上升24位。

  2021年,格兰仕完成对惠而浦的要约收购,被市场视为发力白电业务,实现全家电、全产业链布局的有力之举。收购完成后,惠而浦管理层随即迎来洗牌,格兰仕董事长梁昭贤亲自担任惠而浦董事长,而梁昭贤之子梁惠强就任惠而浦总裁。

  梁昭贤当时表示,惠而浦是一个国际化、全球化、综合性、领先性的百年企业,格兰仕作为惠而浦全球前三大成品供应商,与惠而浦近几年围绕优势互补、加强合作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探讨。格兰仕要约收购惠而浦(中国),是基于对未来充满信心。格兰仕将以全球效率领先的“中国制造”为惠而浦赋能,发挥全品类、全渠道资源及自主可控的全产业链优势,与惠而浦深化合作关系。

  近日,惠而浦披露了进入“格兰仕时代”的首份年报,2021年实现营收49.31亿元,同比下降0.26%;净利润亏损5.89亿元。事实上,惠而浦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亏损3.23亿元和1.50亿元,2021年的亏损情况则进一步放大。

  年报显示,鉴于公司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出现亏损,固定资产存在减值迹象,公司对固定资产做了减值准备的测试,并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2.56亿元,加上基于谨慎性原则计提存货减值准备1.30亿元,导致2021年亏损大幅增加。

  惠而浦同时坦言,在地产红利消耗殆尽、渗透率逼近瓶颈、低频消费与弱周期属性、居民消费意愿减弱等诸多因素叠加下,中国家电市场迈入了“缓慢增长”时代。

  “在家电行业,渠道经销商拖欠供应商销售货款的情况其实非常常见,尤其是国美、苏宁这样的线下卖场,几乎就是行业惯例。遇到这种情况,一般还是会协商解决,而以此为由公开宣布终止合作的情况比较少见。”一位从事家电经销行业的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分析该事件背后的缘由称,不排除是双方积怨已久后的爆发,也有可能是一方完全不看好与另一方的合作前景。

  家电行业资深观察家刘步尘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惠而浦公告中披露的一组数据就可以视作双方“决裂”的原因之一,即惠而浦近三年对国美电器的销售金额逐年下降,2021年仅不足8000万元,仅占惠而浦销售比例的1.61%。

  “从这个数据来看,合作金额占双方的比例都很小,而且每年都在下降,这也意味双方彼此间的重要性在持续下降。再加之双方合作期间的龃龉,摩擦积累后引爆成为公开化的事件。从双方声明的措辞中,可以看到两边的语气都比较强硬,没有太多维护合作的意愿,双方已经没有太多互信的空间。”刘步尘预计,接下来双方“挽回”合作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就在一年前的2021年5月9日,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携妻子杜鹃现身佛山顺德的格兰仕,彼时正值黄光裕出狱不久,格兰仕董事长梁昭贤一路陪同参观交流。据格兰仕相关负责人透露,双方高层在多个项目上达成共识,将继续加大战略合作力度,围绕新发展格局推进高质量发展。

  曾经亲如密友的两方,如今却走到了公开撕扯的地步。刘步尘分析称,无论是惠而浦还是国美电器,两家企业目前都呈现出“走下坡路”的态势。从业绩来看,两公司近几年均出现了连续的亏损。从经营情况来看,无论是国美电器迎来创始人回归,还是惠而浦易主格兰仕,也都没有对企业经营带来明显的改善。

  “如果两家企业中的一家还处于上升势头,那么另一家也会试图尽可能挽回合作。但现状是双方都视对方为‘鸡肋’,继续合作的意义也就不大了。不仅是惠而浦与国美的合作,格兰仕与国美的合作也会受到影响。”

  家电/IT/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惠而浦和国美在声明中各执一词,外界也很难下结论谁对谁错。但这种矛盾折射出了在家电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下,由于市场整体萎缩,供应商和零售商之间的矛盾逐渐冒头的态势。未来随着各自企业销售经营的业绩下滑,零供矛盾也会更加突出、更难协调。

  “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一年前的国美零售全球投资人电话会议上,黄光裕的表态还犹言在耳。

  2021年2月16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正式获释,此举也对资本市场带来了强烈的预期。2021年2月26日,国美零售股价一度涨至2.550港元/股,创下多年来新高,总市值也一度摸高至860亿港元。

  “此次惠而浦与国美直接的矛盾,也折射出国美自身在整个家电销售大格局里的地位严重下降。”刘步尘向记者表示,在十几年前,线下渠道为王,以国美、苏宁为代表的大卖场具有绝对的强势话语权,作为供应商,不仅要忍受大卖场长时间的资金占用,还需要支付诸如进场费、选位费、促销费等一系列费用成本。

  2004年,国美电器曾经在因为没有告知和经得同意情况下下调格力空调价格,并向各地分公司要求将格力空调的库存及业务清理完毕。这一做法引发了格力电器的强烈不满,一度终止了与国美的合作。董明珠曾回忆称,“黄光裕用一招打低价冲击市场,要把我们渠道的小经销商全消灭。我们的人很紧张,不能得罪他,大连锁、好厉害!”

  “当年格力与国美的‘分手’,主要是国美一方的大幅降价引起,格力只是被迫‘应战’。而本次惠而浦则是率先提出‘分手’,这一细节也说明国美如今对供应商的重要性大幅下降。”刘步尘指出。

  《2021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在家电销售渠道方面,京东以32.5%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苏宁和天猫分别以16.3%和14.8%位列第二三位,国美仅为5.12%,尚不及苏宁的1/3。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1年,国美归母净利润持续亏损,分别为-4.5亿元、-48.87亿元、-25.90亿元、-69.94亿元和-44.02亿元,近五年累计亏损190余亿。

  事实上,在惠而浦事件几天前,国美还曾与另一家供应商美的集团引起摩擦。4月19日,一份落款为美的集团中国区域的公函刷屏网络。公函显示,美的系全品类即日起全面撤出国美济南分部,撤回全体国美济南分部美的集团中国区域派驻导购,暂停全品类向国美济南分部发货。该事件的起因系4月15日济南国美分部员工对美的集团中国区域员工无理殴打。

  对此,国美在4月21日晚发布声明称,此次事件因美的宣传物料卖场摆放的合规性存在分歧,最终发展为肢体冲突。国美承认,济南国美分部没有落实好对经营秩序和员工行为的严格管理,事件发生后各级领导也没有第一时间妥善管控分歧解决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

  此外,国美总部严肃处理了相关负责人,并要求济南分部领导慰问美的员工。声明中直言:“希望把坏事变好事,推动双方合作的进一步深化升级。”

  前后数起零供冲突事件,国美的态度却有着很大的反差。刘步尘认为,这也是国美地位不再的体现。“面对美的,国美选择第一时间‘灭火’并表态慰问,作出了极力挽回双方合作的态度,背后的原因是国美难以接受失去美的带来的损失,美的成为了相对强势的一方。”

  梁振鹏也指出,在线下实体门店辉煌的时代,国美曾是零售业的霸主。但现在零售行业的增长点主要是依靠线上电商渠道,国美原本遍布国内上千家家电零售大卖场的优势,在电商时代反而成为劣势。每一家门店背后高昂的租金、人工以及运营成本,加上实体门店的坪效不断被电商渠道分流,造成了实体门店现在的发展非常艰难,亏损成为普遍现象。目前来看,很难实现十八个月恢复市场地位的口号。

  事实上,黄光裕并非不重视线日,作为黄光裕正式出狱前的序曲,国美宣布将“国美在线”更新为“真快乐”APP,它承接着国美在本地生活和电商的两大野心。据国美员工透露,黄光裕对于“真快乐”寄予厚望,希望借此刷新国美品牌。

  在应用市场中,“真快乐”定位为“娱乐化、社交化的购物APP”。有媒体将该APP总结为京东(自营)+淘宝(平台)+社交(小红书)+抖音(短视频和直播)所有功能的结合体。

  作为黄光裕归来的重磅手笔,“真快乐”如今成果几何?年报披露,2021年,“线亿,是“线倍,拼多多这一数值更是达到8.7亿,是“线倍。

  在刘步尘看来,真快乐的定位非常尴尬。“如果你是用户,你的痛点是什么,要么是服务,要么是便宜,要么是好玩。但是在这几个层面,服务做不过京东,性价比做不过拼多多,娱乐也比不过抖音、快手,很难给用户一个选择它的理由。”

  梁振鹏也对国美选择启用“真快乐”而放弃“国美”招牌感到不解,“放弃了‘国美’的金字招牌,相当于得在‘真快乐’上再打个几十亿的广告,可能消费者才能知道,更何况国美现在也没钱去打那么多广告。”

  豪气分红!两只次新股披露首份年报;股价“出道即巅峰”,投资者曾喊话高送转,股价能否就此反转?

  停牌1000天!预亏超 5.9亿元!*ST德奥修正业绩,进入退市整理期;还有这些公司正在经历退市......

  最新!上海新增死亡39例,平均年龄78.7岁,直接原因均为基础病;北京新增15例确诊;济南深夜辟谣“封城”为不实消息

  突发!弃购者肠子悔青了,第一高价新股暴涨近20%!1签可赚超2万,次新股现涨停潮!

  刚刚!“超级赛道”龙头股集体重挫,两市超4000股下跌!这一板块多股却秒涨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