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美的 > 正文阅读

柔宇的“至暗时刻”仍在继续

发表日期:2022-04-29 10:04  作者:admin  浏览:

  清明节前,有媒体报道,柔宇科技已经“欠薪半年”左右;清明节后,又有媒体报道,柔宇科技有大量员工“从4月开始休假3个月”;欠薪还导致大批员工纷纷离职,柔宇科技OA系统里的人数已经从1800人迅速缩减至700人。

  另一方面,柔宇科技已有22个月未获投资,投资人似乎对这家公司的“风险性”早已达成某种隐秘的共识。“缺钱”、“业务承压”、“团队锐减”、“产能屡受质疑”……越来越多负面标签在柔宇科技身上挥之不去。

  4月13日,当初大骂贾跃亭随后成为万科等多家上市公司董事,最近又参与王石组建的SPAC深石投资,有“董明珠闺蜜”之称的刘姝威,在朋友圈发文《拯救柔宇》。

  公开资料显示,刘姝威自2020年任柔宇科技独董。她在文中表示,“由于柔性屏产线年投产,部分应用创新技术研发成果近一两年才完成,所以柔宇科技还没来得及开拓市场,创造充足的经营性现金流量时,公司已经出现资金短缺。柔宇科技的三位创始人虽然掌握技术,但对开拓市场,创造充足的经营性现金流量,保障公司的持续运营,缺乏经验。这也是我国大多数高科技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对此,她建议各级政府积极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帮助柔宇科技引进战略投资者,以便开拓我国柔性技术的应用市场。

  柔宇科技从一创立,就带着名校和尖端技术的光环。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在斯坦福大学期间,开始关注并研究“柔性显示技术”,而这也成为柔宇科技的核心壁垒埋下了伏笔。

  公开资料显示,柔宇科技创立于2012年5月。2014 年8月,柔宇科技发布了世界上最薄的彩色柔性显示器,厚度仅仅为0.01毫米,轰动了整个科技界,凭借这项未来感极强的技术,一个“把世界掰弯”的梦想呼之欲出。

  2014年8月1日,柔宇科技发布全球最轻薄、可直接用于智能手机领域的彩色AMOLED柔性显示器,可以自由卷曲伸缩,其厚度仅约0.01毫米(即10微米),不足头发丝直径的五分之一;而收缩卷曲半径小于1毫米,比圆珠笔芯还细。该技术刷新了显示领域的世界纪录。

  在柔性屏产业赛道里,主流玩家如三星、LG、京东方等,采用的都是“低温多晶硅(LTPS)”技术路线。这一技术不仅成本高,良品率低也是一大难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柔宇另辟蹊径,拥有自己的“独门秘籍”:“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ULT-NSSP)”技术,凭借柔宇自诩的“高良率、低成本”迅速“出圈”。

  随着业内对柔性屏的呼声愈来愈高,投资人也愿意为这份梦想买单。2012至2020年的8年间,共40余家投资机构向柔宇科技抛出“橄榄枝”,给予大量资金支持,目前仅已披露交易金额的融资就有近百亿元人民币。2020年,公司还以60亿美元的估值跻身《2020中国新经济独角兽200强榜单》。

  一个屡见报端的小故事是,徐小平曾透露:“2012年我去硅谷,有一个年轻人(指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给我一张名片,说要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屏。当时就看了他给我的那个产品,看不出有任何激动人心的地方”,而且刘自鸿提出A轮要3000万美金时,他也觉得太贵了。这次错失,让徐小平颇为遗憾:“柔宇科技是我做投资以来,一个真正错失的项目,每次看到他们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绞。”

  不为钱发愁的柔宇科技也顺势拿下了“折叠屏手机鼻祖”称号,2018年,柔宇科技正式发售了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柔派),甚至还抢在了龙头企业三星之前,在当时可谓是风光无限。

  在享受资本盛宴的同时,柔宇的产品却叫好不叫座,始终难以盈利,直至彻底陷入困局。

  在柔性屏产品上,柔宇科技一直未能进入头部手机厂商的供应链名单,也未能拿出具体的数据来证实通过其自研技术生产的柔性屏的良品率。在折叠屏手机未能被大众认知、成本居高不下的阶段,FlexPai(柔派)的销量也一度惨淡无光。此后不久,FlexPai(柔派)还迎来了三星、华为等巨头的竞争。

  2019年年底,柔宇科技开启了上市之路。但惨淡的经营收入和财务状况,让柔宇冲刺美股和科创板的努力先后宣告失利。

  招股书披露出了柔宇的问题。最核心的问题在于,自我造血能力不足,依赖外部输血。

  根据招股书申报稿,2017年、2018年及2019年,柔宇的营收分别为6472.67万元、1.09亿元及2.27亿元,营收复合增速为87.3%。但同时亏损持续扩大,这三年期间净利润分别为-3.59亿元、-8.02亿元、-10.73亿元。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8亿元、-6.11亿元、-8.1亿元。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19年,柔宇科技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5.1%、31.2%;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下滑至5%。销量上,在2019年产量为31.4万片的情况下,销量仅5.27万片;2020年上半年实际产量为4.86万片,但销量仅2.21万片。

  某风投机构负责人分析称,“将一张视为概念的屏幕包装成产品,未来的市场有多大,应用落地又可实现多大市场,这些都是当时柔宇没考虑的,只是一味的融资、投入研发、建产线。”有柔宇相关负责人透露,柔宇此前获得的融资基本全都投进了自建生产线,依然深陷“缺钱”窘境。

  根据招股说明书,柔宇科技近几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为 308.17%,此外,柔宇科技还建设了总造价110亿元,占地面积约10万平方米的类6代显示屏生产线年上半年,柔宇“全柔性显示屏”的产量仅为7748片、314036片、48563片。可见公司产能远未饱和,生产线可能存在大量闲置情况。

  “无法造血,使得彼时的明星项目柔宇科技身陷各种负面报道。而此次刘姝威的发文,也可从侧面印证目前柔宇科技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上述投资人士补充道。

  走入至暗时刻,与柔宇自身的经营不无关系,但更多的,还与柔性屏面临的市场环境有关。

  投资机构当初投柔宇的逻辑,关注的是柔性屏的巨大市场前景,目前来看,这个预期并没有按照理想状态发展,存在很大的延迟。如果柔宇的技术和产品具有优势的话,还是存在竞争力的,即便市场延迟,也存在发展空间,只是放缓而已。

  对于C端用户,“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产品”是柔宇留给外界的印象。在产线投产以来,柔宇的全柔性屏一直未在主流手机厂商的手机上大规模商用;在其他应用场景,其对外宣称的合作客户,如中兴、空中客车、中国移动等,在市场上也几乎看不到其共同合作的产品。

  至于B端,柔宇在近期公布了两笔大额订单。一笔来自深圳中智卫安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智卫安”),它将向柔宇科技批量采购柔性显示屏、柔性传感器及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用于公司全线亿元。这对当前的柔宇毫无疑问是一个好消息,但有了解次交易的人士透露,这笔订单目前仍然停留在框架协议层面,内部并没有实质性推进。

  另一笔来自2021年11月,这是一笔总计6亿元人民币的订单合同。根据协议,从2022年开始,柔宇科技将向客户陆续提供柔性屏OLED显示模组,两年内完成全部订单交付。柔宇并未公布具体的客户名称,内部人士表示,此订单在实质性推进过程中,不过由于交付还未完成,资金也并未完全到位。

  产品乏力、上市未果、连年亏损、拖欠薪资、“失血”不断......自救无疑是艰难的,外部援助也许才是柔宇目前最大的希望。